生于1949:他們帶著使命感 開展中國援外醫療事業

原標題:生于1949:他們帶著使命感 開展中國援外醫療事業

作者:高紅超

有這樣一群與共和國同齡的老人,他們曾是“白衣天使”,為國內人民解除病痛,還曾遠赴異國他鄉,幫助當地人民抵御疾病侵襲。雖然如今他們已白發蒼蒼,但那段遠赴他國的“白求恩式救死扶傷”經歷所帶來的自豪感和使命感,至今仍令人心潮澎湃,感念不已。

1979年,第3批援扎伊爾醫療隊與扎伊爾當地醫院的院長桑巴同臺手術,當地報紙《挨利瑪報》刊登了這張照片。

中國醫生在非洲

在曾經火熱上映的電影《戰狼Ⅱ》中,人們認識了這樣一個特殊群體——中國援非醫療隊。今年70歲的黃鳳珠老人便是現實生活中中國援非醫療隊的一員。

黃鳳珠曾是石家莊市人民醫院外科醫生。1989年8月,黃鳳珠作為河北省第9批援扎伊爾(現剛果(金))醫療隊的一員來到扎伊爾,和十余名醫生在位于赤道省的姆班達卡媽媽蒙博托醫院開展工作。

黃鳳珠等援扎伊爾醫療隊醫生同當地醫生合影。黃鳳珠供圖

剛到扎伊爾時,黃鳳珠和其他隊員們感到了諸多不便。

剛果(金)地處中部非洲,1971年10月27日至1997年5月17日期間,一度改稱“扎伊爾”,該國是全球最不發達的國家之一。

1973年,河北省向扎伊爾(現剛果(金))派出了第一支援外醫療隊。在當地陸續有了三個醫療點,除了位于赤道省的姆班達卡媽媽蒙博托醫院,還有位于格梅那的媽媽耶姆醫院,以及位于首都金沙薩的金丹堡醫院。

雖然在出發之前對該國的國情有所了解,但這里的貧窮落后、缺醫少藥、百姓生活貧困,還是遠遠超出援外醫療隊員們的想象。在這里,瘧疾、腦炎、肺炎甚至普通的皮膚感染,都能輕易使人喪命。

兩年共同工作,第1批援扎伊爾醫療隊隊員和姆班達卡醫院的職工結下深厚友誼。

太陽直射下的扎伊爾蚊子猖獗,瘧疾橫行。黃鳳珠說,當地瘧疾是最常見疾病,如同我們鬧感冒一樣,發病率極高。為預防瘧疾,每周隊員們都要定時口服抗瘧疾的藥物,“吃得嘴唇發紫,現在還紫呢!”即便如此,每個人都逃不過,基本上都得過瘧疾。

當地的艾滋病發病率也很高。“一個人好好的,第二天突然死掉。”黃鳳珠說,為了避免感染,他們在做手術時必須做好防護措施,戴上手套,避免讓刀子誤傷。

1996年,黃鳳珠隨河北省第12批援扎伊爾醫療隊再次來到扎伊爾時,正趕上當地政權更迭,戰亂頻發。

就是在這樣的惡劣工作環境下,帶著使命感,援外醫療隊員們在當地開展了嚴謹細致的工作。

第2批援扎伊爾藥劑師與當地民眾合影。

黃鳳珠說,由于當地瘧疾肆虐,患上脾功能亢進的人很多,脾切除、闌尾炎、子宮肌瘤、疝氣等手術是黃鳳珠日常常做的手術。

1974年8月,第1批援扎伊爾醫療隊在做脾切除術。

從北溫帶來到赤道線上,他們必須忍受難以適應的高溫氣候的煎熬,但非洲人民的淳樸、秀美的景色至今令黃鳳珠難以忘懷。當地的熱帶自然環境非常適宜植物生長,異樹奇花種類繁多,例如高大挺拔的棕櫚樹、金光燦爛的鳳凰樹、殷紅富麗的三角花樹、纖秀玲瓏的雞蛋花樹,五彩斑斕的紫串花、黃串花和紅串花樹,花團錦簇,香蕉、椰子、芒果等各種果樹郁郁蔥蔥,充滿生機。

綠色之國——剛果(金)。

黃鳳珠說,雖然這里白天很熱,但到了晚上,就變得涼爽了。當地市場上各種類型的魚都有,魚比菜便宜,廚師變著花樣地給他們做蒸魚、炸魚、煮魚、炒魚、魚肉丸子……黃鳳珠笑著說,這讓他回國后幾年內都不想再吃魚。

剛果(金)土著表演。

值得一提的是,1987年,中國醫療隊將金丹堡醫院最破舊的第四、第五病房改造為“中國病房”,由中國醫療隊自行管理,最終成為中扎合作的典范之作。

1985年,第6批援扎伊爾醫療隊醫生在扎伊爾金沙薩金丹堡醫院與該醫院醫護人員共同查房。

在臨床治療中,中國醫療隊還通過帶教當地醫生,留下“不走的醫療隊”,在當地產生了非常大的影響,當地報紙大篇幅報道中國醫療隊的成就。

第14批援剛果(金)醫療隊下鄉義診。

黃鳳珠說,當地人對中國人非常友好,做了手術,人們會拎上兩只雞表示感謝,由于當地經濟條件差,兩只雞對于當地人來說已經是很貴重的禮物了。

中國醫療隊員走在大街上,不斷有人向他們招手致意:“西努瓦,尼豪!” “西努瓦,尼豪!”(中國人,你好)

每當此時,自豪感便在黃鳳珠心底油然而生。

可愛的剛果(金)小朋友。

“小銀針”風靡山地王國

今年70歲的王長義曾是河北省衡水市故城中醫院的一名中醫主治醫師。2001年7月,他參加了第2批援尼泊爾醫療隊,在尼泊爾的4年間,他用針灸中用到的銀針,為當地民眾健康帶去了福音。

第6批援尼泊爾醫療隊醫生正在為尼泊爾病人進行針灸治療。

尼泊爾素有山地王國之稱,群山連綿起伏。受氣候等因素影響,風濕病、bell綜合征(周圍性面癱)、頸腰椎病等疾病在當地發病率很高。

1999年6月,河北省第1批援尼醫療隊前往尼泊爾,以中國政府援建的 B.P。柯依拉臘紀念腫瘤醫院為主陣地,開展援外醫療工作。

針灸是以中醫理論為基礎,以經絡學為指導的傳統醫學,具有幾千年歷史。此前,尼泊爾人曾聽說中國針灸治病效果很好,但都沒親眼見過,對中醫治療效果持疑惑態度。等到他們親眼目睹王長義的治療效果時,才相信中國中醫能治療不少病癥。

王長義接診的面癱患者比較多,“如果是周圍性面癱,一般經過一到三周治療,就可以治愈。對于腦出血、腦梗塞后遺癥也有一定療效。”

王長義說,有一次,一位46歲的女士從很遠的城市慕名而來,因為是腦溢血后遺癥,來的時候站都站不穩,王長義為她進行了針灸治療,初診后能站著了,再經過一周的治療,自己能走路了。病人離開醫院的時候特別高興。還有一位患者,因為腦梗塞后遺癥,胳膊、腿都不靈便,經過三周左右的治療,基本上能自理了,走的時候直豎大拇指,連連說,“Chinese doctor,very good!”

“腫瘤醫院有個中醫大夫,治療效果挺好”,就這樣一傳十,十傳百,來自各個城市的尼泊爾患者慕名而來,感受中醫神奇的效果。

手術之余,第6批援尼泊爾醫療隊醫生與尼泊爾當地醫生討論病例。

初到尼泊爾時,語言曾是一大障礙。去之前,王長義雖然通過培訓學習了一段時間英語,但出國后一到具體的醫療實踐,語言就成了問題。

尼泊爾的官方語言是英語。王長義說,但病人們的文化水平不一樣,有的時候說尼泊爾語。為了更好與當地病人溝通,王長義必須隨身攜帶“文曲星”(一種電子詞典品牌名稱)。

不過,很快,王長義就適應了當地的語言環境,能夠自如同當地人交流病情了。

在尼泊爾工作的4年中,使命感始終充盈在王長義心間。

在這期間,王長義只回過一次家。尼泊爾的通訊并不發達,當時醫療隊只有一臺電腦,隊員們排好日子,輪流用網絡同家里聯系。

由于尼泊爾長期面臨電力短缺難題,停電現象時有發生。“那地方濕熱,停電后沒有空調和風扇就更熱了。”

尼泊爾人溫和善良。

盡管如此,尼泊爾人民的善良、淳樸和熱情好客依然時刻感動著他。“作為中國醫生特有自豪感”,王長義說,中國醫生在當地特別受歡迎,“晚上出去遛彎時,尼泊爾人老遠就同我們打招呼,當地孩子們的英語不錯,不斷向我們說‘Hello!’‘Hello!’。”

尼泊爾是一個對色彩著迷的國家。這里每年還有一個特別的節日“灑紅節”,節日這天,人們不管相識與否,都可以向對方潑紅水,或是用各種顏色的粉潑灑對方以示祝福,這一節日又稱“彩色的節日”。

尼泊爾“灑紅節”。

尼泊爾傳統婚禮。

回國后,王長義還是時常想念那個地方,“難忘的是尼泊爾人的友好情誼和尼泊爾迷人的錦繡山川。”

人們熱情的笑臉讓王長義更加深刻地感受到中國開展援外醫療工作產生的深遠意義。他愈加感到,援外醫療隊員們所付出的努力受到了尼泊爾人民的歡迎,傳播了中國形象,對兩國友誼有著重要意義。

尼泊爾加德滿都賣花的婦女。

中國援外醫療事業已走過56個春秋。據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統計,截至2018年7月,中國先后向亞洲、非洲、拉丁美洲、歐洲和大洋洲的71個國家派遣過援外醫療隊,累計派出2.6萬人次,診治患者2.8億人次。

第12批援尼泊爾醫療隊醫生同當地醫生一起為病人做手術。

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還是河北省承擔向尼泊爾派遣援外醫療隊任務20周年。目前,在尼泊爾工作的第12批援尼泊爾醫療隊正在執行援外醫療任務,17名隊員大部分來自河北省省級三甲醫院。

王長義老人送上了一位老援外醫療隊員的祝福,“祝中尼友誼長存,祝福我們的國家越來越強!”

圖片來源:河北省衛生健康委員會供圖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捕鱼来了怎么赚人民币 重庆时时彩官方开奖 江西时时停 棋牌房卡代理 老时时彩开奖结果 钱手机投注彩票 五星三胆方法中一个都可以 组选包胆 吉林时时预测软件下载 棋牌娱乐下载 时时彩规律技巧 北京pk10免费计划网站 欢乐二八杠安卓 诸葛三肖主6码 波音公司官网娱乐 玩三公扑克牌作弊赌具 赛车北京pk10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