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收到設備,還要支付近7000萬租金?超50家醫院卷入融資租賃迷局

原標題:沒收到設備,還要支付近7000萬租金?超50家醫院卷入融資租賃迷局

不少人怎么都想不明白:我們這些人能當上院長也都不是傻子,為啥就上當了?

文6639字,閱讀約需13分鐘

官司打了一年多,魯斌從沒想過自己一方會輸。

魯斌是四川省江油市中醫院院長。2017年6月,醫院與北京遠程京衛醫院管理有限公司(下稱“遠程京衛”)、寶信國際融資租賃有限公司(下稱“寶信公司”)簽訂了在腦卒中領域的融資租賃合作項目。合同約定,遠程京衛為江油市中醫院提供醫療設備,并邀請專家前去會診及手術,寶信公司提供醫療設備款,江油市中醫院分3年付清所有醫療設備租金。

“但是從簽合同到現在,我們醫院就沒收到過設備,連一個螺絲釘都沒收到。所以這個租金,我們醫院不該付。”魯斌說。

但2018年2月,江油市中醫院被寶信公司告上法庭,后者要求其支付設備租金。2019年6月26日,西安市中級法院作出一審判決,支持了寶信公司的訴訟請求。

出現類似情況的,遠不止江油市中醫院一家。7月10日,來自全國各地的七八十名醫院負責人聚在西安開會,討論上訴事宜。他們都與遠程京衛的母公司——遠程視界科技集團有限公司(下稱“遠程集團”)或其旗下子公司,以及寶信公司簽訂了融資租賃合同,都沒收到醫療設備或只收到一小部分設備。6月底,他們陸續收到了西安中院的相似判決,不少人怎么都想不明白:我們這些人能當上院長也都不是傻子,為啥就上當了?

▲7月9日,幾十名醫院負責人在西安商討上訴事宜。新京報記者 李英強 攝

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2018年2月至8月,全國已有至少50家醫院向警方報案,稱遠程集團及旗下多家子公司涉嫌合同詐騙,多地警方已立案。

2018年9月3日,國家衛健委發出通知,要求各省衛健系統統計、報送當地醫療機構與遠程集團合作的相關情況。

━━━━━

猝不及防的官司

魯斌最初察覺到問題是2017年9月。

當時,江油市中醫院收到了寶信公司發來的《逾期支付催租函》,要求醫院支付腦卒中項目的第三期設備租金、逾期利息共計98.175萬余元。如果在9月30日前仍未付清,將會起訴。

魯斌當時就蒙了:一來醫院根本沒收到設備;二來遠程京衛也承諾過,設備沒到位時,他們會先替醫院墊租,寶信公司為什么會給醫院發來催租函?

他找到醫院財務詢問具體情況,財務查詢賬目后表示,合同簽訂后的前兩個月,遠程京衛確實向醫院轉了租賃款,醫院隨后均轉給了寶信公司。但2017年9月,也就是合同簽訂后的第三個月,遠程京衛的租賃款沒到。

接到催租函的第二天,魯斌就跑到北京與遠程京衛交涉,遠程京衛的法定代表人韓春善接待了他,“韓春善說你先回去,我來協調,不會讓寶信公司起訴你們。

但5個月后,魯斌還是收到了西安中院發來的傳票,寶信公司把江油市中醫院告了,要求支付逾期租金及利息,遠程京衛也被列為案件第三人。

2018年9月,寶信公司訴江油市中醫院融資欠租一案開庭。魯斌當庭表示,醫院根本未收到設備,沒有還租義務。

法庭上,江油市中醫院與遠程京衛、寶信公司簽訂的《委托購買協議》,以及江油市中醫院與寶信公司簽訂的《融資租賃合同》,成為重要證據。兩份合同約定,遠程京衛負責采購腦卒中項目的所有相關設備;寶信公司為設備出資1330萬元;江油市中醫院負責為項目提供場地,并分36個月向寶信公司交納全部設備款及利息共計1473余萬元。

“融資租賃是一種特殊的法律關系。”律師李建軍分析,按照這兩份合同的約定,應該先由遠程京衛墊付設備款,為醫院購買設備;醫院收到設備后出具收貨確認書及驗收報告,并交給寶信公司;最后再由寶信公司向遠程京衛支付設備款。

“實際我們簽合同的時候就把收貨確認書和驗收報告都簽了,那時候設備根本沒到。”魯斌說,這是遠程京衛和寶信公司的人要求的。

正是因為有了江油市中醫院的收貨確認書和驗收報告,西安中院審理后認為,雖然醫院辯稱未收到設備,但確實存在其向寶信公司提供的簽字蓋章證據,故判決醫院支付寶信公司設備租金。

在律師李建軍看來,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醫院存在過錯。“合同履行中,你明明沒有收到設備,還出具收貨確認書和驗收報告。醫院除了法律意識淡薄之外,還明顯存在過錯責任。

━━━━━

合作醫院多達920家

腦卒中項目只是江油市中醫院與寶信公司的三個合作項目之一,另外兩個是婦科項目、心血管項目,前者的設備提供方同樣為遠程京衛,后者的設備提供方為北京遠程心界醫院管理有限公司(下稱“遠程心界”)。

“天眼查”顯示,遠程京衛、遠程心界的經營范圍完全相同,均為醫院管理、銷售醫療器械等。兩家公司與遠程集團的法定代表人同為韓春善,他在遠程京衛、遠程心界、遠程集團的持股比例分別為70%、49.78%和50%。

除了遠程京衛、遠程心界,遠程集團還對外投資了北京遠程金衛腫瘤醫院管理有限公司(下稱“遠程腫瘤”)、北京遠程中衛婦科醫院管理有限公司(下稱“遠程婦科”)、北京遠程天下眼科醫院管理有限公司等,共24家。

魯斌說,遠程集團及旗下24家子公司大多與醫院開展了腦卒中、婦科、心血管等合作項目,模式與江油市中醫院類似。比如2017年6月,遠程腫瘤、遠程婦科便與西北地區某縣醫院合作了腫瘤、婦科項目,該院醫療糾紛辦主任王淑蘭說,兩個項目的設備款分別為3027萬元、503萬元。

與遠程集團及旗下子公司合作的醫院也是遍布全國。2018年年初,一名遠程集團內部人士向魯斌等人提供的名單顯示,與遠程集團及其旗下各子公司合作的醫院多達920家。除了魯斌的江油市中醫院,名單上還提到了河北省邯鄲市肥鄉區中醫骨科醫院、黑龍江省嫩江縣中醫院、陜西省寶雞市陳倉醫院、內蒙古自治區巴彥淖爾市醫院等等。

新京報記者梳理發現,其中以老少邊窮地區的縣級二甲醫院、中醫院、婦幼保健醫院居多。對此,西北地區一家涉事醫院的院長陳鴻遠說,這些醫院共同特點是缺錢、缺設備、缺技術人才,又急于發展,“所以我們這些醫院才會被騙。

據魯斌介紹,通過維權群與百余家醫院負責人交流獲知,這些醫院根據不同的發展需求,大多與遠程集團及旗下子公司簽訂了1-5個不等的合作項目,出資方多數涉及寶信公司,其中也有涉及其他的融資公司。現在,單個醫院的負債設備租金少則幾百萬,多則一個億。

▲7月11日,多名醫院負責人在自發建立的維權群內互通信息。

目前,遠程集團合作的920家醫院也已陸續卷入融資糾紛。

━━━━━

送上門的好項目

魯斌至今記得初次與遠程集團業務員姚猛見面時的情景。那是2017年5月,姚猛未經任何人介紹就跑到了江油市中醫院,遞上自己的名片,要和他談項目。

姚猛首先介紹了項目情況,說明了遠程集團、寶信公司及江油市中醫院各方的權利義務關系,說項目收益方面,上述三方以及從北京請來的會診、手術專家各拿25%。姚猛還承諾,如果設備運營后收益不高,醫院到手的收益不足以償還寶信公司的設備租金,遠程集團將為醫院兜底。當然,這些內容后來均未在正式簽訂的合同中出現。

“說白了,就是醫院不出人員、不出設備,只出場地,剩下的全由遠程集團負責。”魯斌說,他分析了一下遠程集團在合作中可能獲得的好處——設備差價,“比如一臺進口的核磁共振設備,正常市場價1000萬元左右,遠程的項目里就要1300萬,多出來的錢其實就被遠程賺了。

或許為了顯示項目正規,姚猛還拿出了四川省扶貧基金會的介紹信及其印制的《遠程會診互聯網+扶貧項目實施指南》。

實施指南顯示,遠程集團要在四川省選擇40家二甲醫院合作,建立眼科、心血管、肝病等項目,并給予資金支持。比如眼科項目中,遠程集團會給予合作醫院價值一千萬元的設備;心血管和肝病項目,合作醫院可獲得兩千萬元設備。此外,遠程集團還計劃在四川開展耳鼻喉、婦科、腫瘤、腦卒中等多種合作項目。

魯斌說,這些設備江油市中醫院都沒有。想到遠程集團還承諾會有北京知名專家遠程會診,甚至親自到江油為患者做手術、為醫生培訓相關技術,他有點心動。

7月13日,新京報記者致電四川省扶貧基金會互聯網扶貧工作部副部長程定中。他表示,當時是遠程集團找到基金會,說有醫療扶貧項目。“我們和遠程集團舉行了項目啟動儀式,還印制了《遠程會診互聯網+扶貧項目實施指南》,但介紹信的事記不清了。

姚猛走后,魯斌初步估算了合作可能為醫院帶來的收益。依據他的經驗,如果一個科室開展一項新業務,該科室的年收益大約可以增長20%。但如果醫院只提供場地,設備、人員、技術都由對方負責,那新業務帶來的收益大概可以達到25%。

為此,魯斌還召集醫院管理層開了一個論證會,會上對合作之事一致通過。醫生們感覺只要醫院不投錢,基本就沒有風險。

為穩妥起見,2017年6月,魯斌還在姚猛的介紹下到先期與遠程集團合作的四川省汶川縣醫院做了考察。當時,汶川縣醫院院長王松柏、院項目辦主任張乾坤帶魯斌參觀了與遠程集團合作的項目科室,介紹了遠程集團送來的大型DSA血管造影機(大型C臂)。

考察當天,遠程集團介紹的北京專家正在醫院開展眼科手術,“汶川縣醫院的人都說,項目確實還是挺好,遠程集團該幫醫院墊付的設備租金也都墊了。”魯斌說。

但魯斌不知道的是,當時大型C臂的主體雖然已被送到汶川縣醫院,但配套壓力模塊檢測設備尚未到位。張乾坤告訴新京報記者,這就相當于一輛汽車有了發動機,但四個輪子還沒有,還是走不了。

此外,汶川縣醫院與遠程集團合作的眼科項目中,必備的超聲乳化儀也未到位。那是白內障手術的核心設備,是從北京前來手術的專家自帶的。

“因為設備都是陸續來的,江油市中醫院來考察時,我也只能介紹我現有的東西。”張乾坤說。

━━━━━

官方、準官方站臺

除了先期合作的醫院,一些帶有官方、準官方背景的社團、人物也曾為遠程集團站臺。

比如2018年1月11日,全國衛生產業企業管理協會曾向原四川省衛計委發出《關于遠程專科醫聯體項目發展建設的函》,稱遠程集團是該協會副會長單位。“天眼查”顯示,全國衛生產業企業管理協會是具有行業管理職能的國家一級社團,業務主管單位為原國家衛計委。

7月13日,新京報記者就遠程集團的問題致電該協會,對方稱轉告相關科室后再予回應,但截至發稿時未收到反饋。

在遠程集團西北地區業務總代理蔣小仙看來,會包裝是韓春善的一大特點。她說遠程集團動輒就在國家會議中心、全國政協禮堂等高規格場所舉辦活動,許多基層醫院院長都參加過這樣的會議或論壇。

據遠程集團重慶業務代理員王彩亮介紹,2015年8月18日,中國殘疾人福利基金會就主辦了一場“集善·遠程視界”專項基金項目捐贈儀式,特意選在北京的全國政協禮堂舉行。針對此次活動的報道顯示,中國殘聯黨組書記、理事長向遠程集團法定代表人韓春善頒發榮譽牌匾,中國殘聯副主席、中國殘疾人福利基金會理事長出席儀式。

從那次儀式的議程表來看,活動還請到了原國家衛計委醫政司副司長趙明剛。為此,新京報記者于7月11日聯系了國家衛健委新聞司的工作人員,該工作人員表示“這都是舊事了吧”,隨后發來一篇媒體報道。該報道顯示,2016年7月,時任國家衛計委醫管中心主任趙明剛被河南檢方帶走調查。

河南省舞陽縣中醫院院長羅越嶺也認為,遠程集團的項目具有官方背景。他說2016年,時任縣衛計委領導邀請他到鄭州參加遠程集團的項目推介會。“當時領導特意交代,這是(原)國家衛計委力推的精準扶貧項目。但具體是不是,我也不知道。

韓春善的另一特點是常在活動現場發“空頭支票”。

在2015年8月的“集善·遠程視界”捐贈儀式上,韓春善就曾向中國殘疾人福利基金會贈送了一塊支票捐贈牌,牌子上顯示的金額為5500萬元。2016年,遠程集團在鄭州舉辦的一場“醫療扶貧+專科聯盟”推介會上,韓春善稱要拿出2700萬元的醫療扶貧基金,交與河南省紅十字基金會監管,用作合作醫院貧困患者的手術補貼。

但羅越嶺認為,這些聲稱要捐贈的資金都是空話。“他們給醫院購買的設備都沒兌現,根本沒法做手術,哪用得著手術補貼?

━━━━━

倉促中就把合同簽了

有了四川省扶貧基金會的介紹信,又去汶川縣醫院進行了實地考察,回來沒幾天,江油市中醫院便決定與遠程集團合作婦科、腦卒中、心血管三個項目,但未約定簽訂合同的具體時間。

2017年6月28日上午,魯斌突然接到了姚猛的電話,說一會兒就要帶著寶信公司的人過來簽約。魯斌本來認為快到中午下班時間了,不方便,希望換個時間,但姚猛說寶信公司的人“來都來了,就簽了吧”。

當日,姚猛和一名寶信公司的業務員來到江油市中醫院時,已接近中午十二點。他們拿出一疊合同讓魯斌簽字,卻沒給他留下足夠時間看完每個條款。“姚猛說,簽完字,寶信公司的人還急著趕高鐵回公司給領導匯報。而且協議是寶信公司的制式合同,不能改,看不看都一樣。如果簽晚了,項目就被其他醫院搶走了。

除了兩份合同,魯斌還被要求簽收《收貨確認書》《驗收報告》。魯斌質疑,設備啥樣都還沒見,怎么能簽?寶信公司的業務員解釋,公司規定不簽這兩項就不能給遠程集團放款。姚猛也說,“簽吧,設備送到醫院前,給寶信公司的租金由我們(遠程集團)承擔。

聽到姚猛這么說,魯斌沒再猶豫,接連簽訂了婦科、腦卒中、心血管項目的共6份合同。但姚猛和寶信公司的人當時未在合同上簽章,魯斌說,他至今不知道寶信公司的業務員叫什么,整個簽約過程約半小時。

對此,新京報記者于7月27日致電姚猛。他說,時間久了,已經記不起與江油市中醫院推介項目、簽合同的具體過程。

類似情況在多家醫院出現。汶川縣醫院項目辦公室主任張乾坤稱,簽合同當天,遠程集團和寶信公司的業務員中午12點多才到醫院,“說寶信公司的人上午還在其他醫院簽合作,所以來晚了”。西北某省份的醫院院長陳鴻遠說,簽合同那天是周末,他當時正在外面參加活動,遠程集團和寶信公司的人追了過去,“我是蹲在活動現場的地上簽的。

不過,偶爾也會有人拒絕遠程集團和寶信公司的要求。

2017年3月,舞陽中醫院院長羅越嶺接到遠程集團河南業務總代理胡潔的電話。“胡潔說,她和寶信的人一會兒過來簽合同。人家(寶信公司的人)問你設備到了嗎,你就說到了。

羅越嶺當場拒絕了胡潔的要求,還讓醫院的法務審閱了兩份合同。法務指出,醫院不能在收到設備前就簽收《收貨確認書》和《驗收報告》;此外,合同里的簽署地是陜西西安,與實際簽署地河南舞陽不符。

第一次,胡潔和寶信公司的人空手而歸,但幾天后再次來到舞陽。這一次,他們拿著同樣的合同,堅稱公司的制式條款不能改。羅越嶺說,“那么多醫院都簽了,感覺不可能都上當,所以我也就簽了。

對于要求醫院提前簽收《收貨確認書》《驗收報告》的問題,新京報記者于7月10日致電寶信公司業務部總經理牛惠娟,對方接聽電話后掛斷,對短信未予回應。此前,牛惠娟曾對警方表示,寶信公司的《融資租賃合同》確實要求醫院先行簽訂《收貨確認書》《驗收報告》,之后才能向遠程集團放款。

━━━━━

已有52家醫院的問題被立案

2018年上半年起,多家與遠程集團、寶信公司合作的醫院爆發糾紛,原因是遠程集團采購的醫療設備未到位,且未按時向寶信公司墊付設備租賃款。

從那時起,陸續有醫院向當地公安機關報案。當年5月30日,公安部經偵局向各省份發出《關于對多地醫院被詐騙線索開展核查工作通知》,稱已接到寧夏、四川等地公安機關報告,當地多家醫院與遠程集團合作過程中發生重大經濟風險,可能被詐騙。據新京報記者不完全統計,截至發稿時,已有52家醫院的問題被公安機關立案。

2018年9月3日,國家衛健委就此問題發出通知,要求各省份衛健主管部門統計報送當地醫療機構與遠程公司合作的相關情況。羅越嶺稱,他從河南省衛健委了解到的情況為,僅河南一地,與遠程集團合作的醫院就有167家。

相關問題被立案后,一些地方公安機關曾到北京與遠程集團法定代表人韓春善、集團財務總監劉宏巖等人了解情況。

韓春善表示,遠程集團之所以無法為醫院墊付租金,是因為2017年下半年起,公司資金鏈緊張。但劉宏巖向警方表示,在與一家醫院的合作中,寶信公司曾向遠程集團發放6079.83萬元設備款,其中142.71萬元用于幫助醫院采購設備、1150.34萬元用于為醫院墊付設備租金,其余4786.78萬元被遠程集團發放員工工資和獎金,及支付社保、報銷員工差旅費等開支。

7月10日,新京報記者探訪遠程集團注冊登記地、實際辦公地,發現公司已經搬離,無法取得聯系。

2018年2月至今,多數醫院陸續被寶信公司催租、起訴。此外,還有醫院涉及遠程集團與其他融資租賃公司的合作項目,同樣被融資租賃公司起訴。

雖然江油市中醫院的融資糾紛一事,已被江油市公安局立案,醫院也向陜西省高級法院提起了上訴,但魯斌還是有顧慮。“如果陜西高院的終審再敗訴,醫院就要面臨6914萬元的設備租金債務。全院420名職工就算不吃不喝,要想還清,至少也得三年。

新京報記者 李英強 陜西西安、北京報道

值班編輯 花木南 吾彥祖

歡迎朋友圈分享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捕鱼来了怎么赚人民币 捕鱼王怎么玩才能赢钱 腾讯棋牌欢乐麻将 3d今天6码复式 足彩半全场投注技巧 桌彩网安卓 蚂蚁人生如何赚钱 新疆18选7的开奖号码 查吉林十一选五前三直走势图 香港六合彩管家婆 彩票销售app系统 支付宝如何赚钱给微信 广西快乐十分每天开奖结果 彩票选号 吉林十一选五当前遗漏 法甲联赛排名榜 福建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