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幸災樂禍嘲諷中國GDP,他高興得太早了

原標題:特朗普幸災樂禍嘲諷中國GDP,他高興得太早了

【翻譯 觀察者網/武守哲】最近一段時間以來,中國經濟一個最顯著的新現象便是它的增速降到了30年來的最低點。今年第二季度,中國的國內生產總值(GDP)同比僅僅增長了6.2%。前五個月中國的進出口總額下降了2個百分點,6月份更是降了4個百分點。

由于中美貿易近些年摩擦不斷,今年中國從美國的進口額下降了13%。

數據來源:新華社

就在前幾天,美國總統特朗普絲毫沒有掩飾自己幸災樂禍的心態,他在上周一發推嘲諷中國經濟:越來越多的外資公司正在離開中國,中國也因為懲罰性關稅損失了數十億美元,中國現在期盼著趕快和美國達成協議,否則的話損失更大。

特朗普在社交網絡上的這番言論,再次說明他對中國的經濟判斷依然是非常短視的,他自我宣布的這場勝利,也是極為短暫的。

特朗普發推:中國第二季度的GDP增速跌到了27年來的最低點,美國的關稅大棒政策見效了,越來越多公司在撤離中國,奔向無懲罰關稅的國家,中國急著要和美國達成貿易協議

中國政府把2019年經濟增長的區間設定為6%-6.5%,而6.2%這個數字顯然是在這個區間之內的。構成反差的是,美國同時段的經濟增長率為3.1%,雖然這個數字高于特朗普任期內的平均水平,但依然大幅度低于中國。更別說美國的經濟增長還受益于從中國人那里借來的錢。

中國和日本是美國的兩大債權國,由于中國的人均GDP目前僅僅和歐盟最窮的保加利亞相當,因此中國經濟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當然了,中國經濟到底要保持多高的增長率,才能抵消掉就業人口從制造業轉移到服務業帶來的負面因素,這點尚不明確。

除此之外,北京還有一個長期經濟增長計劃,工具箱里還有很多法寶保持穩增態勢。就在今年年初,政府實施了一攬子計劃,包括4000億美元的小微企業減稅方案。貸款條件也被放寬了,民營企業可以更容易地融資。特殊貸款計劃激勵地方政府再次在基礎設施建設領域投入更多資金。因此最新公布的零售業和工業生產數據也高于預期。

4月份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增長7.2%,6月份的這個數據則變成了9.8%,增幅顯著,而經濟學專家此前的預測數據僅為5.2%。房地產、機械制造和基礎設施領域的投資在今年上半年都有明顯增長。

汽車市場的疲軟態勢之前長期被經濟學家們詬病,但今年上半年居然也再次復蘇了,也許是汽車業想在政府推出新的排放標準之前清一把庫存。

工人在位于吉林長春的一汽紅旗總裝車間內進行車輛靜檢作業。新華社記者 許暢 攝

總的來說,中國政府的長遠經濟增長計劃意圖減少對外國投資的依賴,而更多傾向于內需。持續不斷的中美貿易摩擦并沒有遏制中國中產階級日益增長的購買力,對北京來說,這是個不錯的消息。

中國的經濟增長數據也得到了亞洲市場的積極回應,香港恒生指數、上海證券教育所綜合股價指數和滬深300在本周初都有小幅增長。

亞洲各國對中國經濟這種新的增長態勢保持了足夠的冷靜,但在西方國家中,占主導地位的心態卻是對中國潛在經濟危機的擔憂。

其中一個風險依然存在:債務。根據美國彭博社估計,目前中國債務占GDP比重已經升到了271%。盡管如此,關鍵性的外債依然可以被忽略。相比10年前,中國政府對債務帶來的財政風險的警覺性更高也更敏感了。“我們不搞大水漫灌式的刺激”,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如是保證。

當然了,有一點是顯而易見的:經濟總的體量越大,增長率就會相應地更低。這是所有發展中國家出現的很正常的現象,而且同樣適用于發達國家,比如美國。即便是中美雙方達成了貿易協議,中國的經濟增長率也不會因此而提振多少。

如果基于這種略有下降的經濟增長率來判斷中國,我們就會低估真正的挑戰——中國在國際上的影響力越來越大。麥肯錫全球研究院最近的一項研究結果表明,中國對主要海外市場的依賴性在下降,反過來世界對中國的依賴性卻在增加。2007年中國工業產品的出口率高達17%,但是2017年這個數字降為了9%。

所以說,工業出口率這一塊中國遠遠低于德國(34%)、韓國(28%)和日本(14%)。如何解釋這種現象?那就是中國龐大的國內市場。這也是為什么日本在上世紀80年代末達到了增長的極限,而中國依然大有增長潛力可挖的原因。

2010年以來中國對非投資,黑色國家為投資超過100億,深紅色為50-100億,棕紅色為10億-50億(單位:美元,數據來源:經濟學人

今天,中國在許多未來技術方面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具競爭力。中國還將持續推動“一帶一路”倡議。中國制定了這樣一個長期戰略,即不主動向參與國出口制成商品,而是把這些“一帶一路”的參與國變成當地市場,對此,非洲就是一個最佳案例。但歐洲在非洲的參與度和中國比就相形見絀了。可以預見的是,中國可以從非洲的新興中產階級那里獲益頗豐。

所以,也許需要重新審視如下這種舊有的思維方式,由于中國經濟增速降至三十年來的最低點,西方可以遏制中國的持續繁榮,并且主導中國經濟的改革方向。這個思路其實也早被證明已經破產了。

本文系觀察者網獨家稿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捕鱼来了怎么赚人民币 抢庄牛牛牛安卓版下载 傲世霸主修改器 电子竞技外围投注网站 全天三分赛车计划专业版 七星彩期2019看图 新潮娱乐时时彩 线下福利彩票打印软件 飞艇人工免费计划 ag软件挂机打公式自动投注 斗牛明牌抢庄最好牌型 时时彩综合走势图重庆 55彩票骗局 三星组选包胆怎么个玩法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图 安徽时时网 AG电子游戏的爆分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