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安十二時辰》李必原型:理想主義的前朝貴族,平定安史之亂

原標題:《長安十二時辰》李必原型:理想主義的前朝貴族,平定安史之亂

作者:我方特邀作者金陵物

《長安十二時辰》熱播,李必、高力士、唐玄宗、楊貴妃等歷史人物紛紛登場,觀眾為劇情、道具、演技、化妝叫好的同時,也好好學了把歷史課。

作為男主之一,李必的原型李泌在歷史上究竟是什么樣的人?

一、前朝隋李

“我姓李,但我的李卻不是唐李,乃前朝隋李,吾六世高門望族”,李必露面后即自報家門。

大唐是李家天下,但李泌確實不是來自隴西皇族李氏,而是遼東李氏。

遼東李氏比不上皇族李氏,但從秦漢至隋唐幾乎世代為官,是當之無愧的“高門望族”。

因此,即使李必的父親只是個小小的縣令,但李泌在很小的時候就有機會接觸到唐玄宗。

公元728年,李必7歲,受詔拜見玄宗、宰相張說。當時二人正在下棋,張說出題:“方如棋局,圓如棋子,動如棋生,靜如棋死”,李泌回答:“方如行義,圓如用智,動如逞才,靜如遂意”。

回答十分巧妙,玄宗笑得合不攏嘴,把小李泌抱在懷里愛撫了好一會兒。

從此,李必進入高層視野,成為朝廷重點培養對象。年少成名,這點和易烊千璽倒有幾分相似。當時的李泌絕對是大唐第一童星,而且玄宗很早就帶他結交眾臣,為他的仕途打基礎。

若不是安史之亂打亂了節奏,李泌或許能順順當當拜個卿相。

值得注意的是,李泌二十多歲時被封為東宮供奉,成為太子李亨的親信,這層關系在電視劇中有深刻體現。

李隆基的意思很明顯,他在為李亨找輔助,為大唐找未來宰輔。

電視劇中,東宮供奉讓李必和李亨關系非同一般,為太子守衛長安;歷史中,李泌是李亨的左膀右臂,為肅宗守衛大唐。

二、開始發揮才華

李泌是玄、肅、代、德四朝元老,但他真正發揮才華是從肅宗朝開始。

公元756年,長安失守、玄宗奔蜀、肅宗在靈武即位,李泌也匆忙趕到。

此時的肅宗十分迷茫,新建的小朝廷毫無禮法,不成氣候;外邊的叛軍越打越兇,不知何時是頭。李泌很好地充當了肅宗導師的作用。

他為肅宗分析時局,提出郭子儀出河東、李光弼出太原,待時機成熟直取范陽的戰略。

這項直搗黃龍的戰略并沒有被執行下去,但在當時是很有操作性的,。

堅守平原孤城的顏杲卿都讓安祿山焦頭爛額,郭、李兩路大軍更是叛軍克星,若能拿下范陽,回頭再打長安、洛陽就容易多了。

但是,后來唐軍沒有實施該戰略,導致了安史之亂后的河北三鎮(范陽、成德、魏博)實力未損,尾大不掉,成為百年無法消除的藩鎮勢力。

為肅宗出謀劃策不過是李泌的第一步,未來他將迎來更多的機會與挑戰,比如三保韓滉。

韓滉知名度不高,但在安史之亂后的唐朝有舉足輕重的地位——掌管著“江東十五州”的財富。

遭遇過奉天之難的德宗對大臣很不信任,再加上有人誣告韓滉在南京修城池,圖謀不軌,德宗就更不相信他。

李泌及時站出來勸說:他修南京城,不是給你留條后路么。德宗不聽:你這么給他說話,他造反會牽連你的。

李泌堅持己見,直接上書勸諫,最后說動德宗。韓滉之子得以回家省親,韓滉感激涕零,立即“發米百萬斛”到長安,以示忠心。

從勸說到上書,李泌三保韓滉,不僅因為相信韓滉,更是為了關中千萬百姓的口糧。爭取到韓滉后,淮南諸道也爭相貢糧,信用一人而感化天下人,很明顯李泌的眼光更長遠。

還有一件事是聯回抗吐。

唐朝中后期的最大外敵是吐蕃,而回紇更多地以友軍的身份幫助大唐,他們兩次助唐平定內亂,對唐有功。

但德宗和回紇有私仇,堅決不合作,李泌前后上書十余次,終于說服德宗,“

北和回紇,南通云南,西結大食、天竺”,孤立吐蕃,使吐蕃在韋皋等將領的打擊以及內亂中走向衰落。

德宗眼里是對大臣的不信任,李泌眼里是江南財賦糧食;德宗眼里是對回紇的私仇,李泌眼里是徹底擊敗吐蕃。李泌有超乎常人的大局觀,也就是賀知章所說的卿相之才。

電視劇中的李必想當宰相,他有這個實力。

三、李必與李泌

都說《長安十二時辰》還原長安,布局精美,緊貼歷史。那么,劇中的李必和歷史上的李泌有何契合之處呢?

劇中的李必總是一身青衣,扎著高高的發髻,手中拿著拂塵,造型萬年不變,其實這和歷史上的李泌是十分契合的。

從玄宗到德宗,李泌都很受器重,但他一生有多次歸隱山林的請求,對權力相當冷淡,這和李泌內儒外道思想有關。

李泌首先是一個儒士,和很多人一樣,他信奉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忠君愛國,因此在最危難的時刻出現在肅宗身邊,發揮卿相之才;但他也是道家信徒,崇尚云在青天水在瓶,進則心懷天下、退則游歷名山,性情恬淡,潔身自好。

李泌曾作過一首《長歌行》:“請君看取百年事,業就扁舟泛五湖”。想必范蠡是他偶像,既能建功立業、名垂竹帛,又能功成身退、回歸山林。

李泌的處世哲學,帶有強烈的理想主義。

這種處世哲學很像魏晉名士,比如同為宰相的謝安。不同的是,李泌胸懷大志、積極出仕,魏晉名士更多的則是隨波逐流,消極避世。

李泌的內儒外道和電視劇不同,劇里的李必有當宰相的執念,李泌卻在肅、代兩朝屢辭相位,直到德宗朝才致身宰輔。

像電視劇中一樣,李泌有他軟弱的一面,遇到困難往往選擇隱退山林,而不是迎難而上;但站在宏觀角度看,李泌能把握大局,維護朝廷穩定、恢復大唐秩序,實為再造大唐的良相。

參考資料:《新唐書》、《舊唐書》、《資治通鑒》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捕鱼来了怎么赚人民币 好运彩3d字谜 冰球英文介绍 中大奖彩票群 建立自己的网站能赚钱吗 福彩快乐双彩开奖公告 股票融资软件·杨方配资平台 陕西11选5前三4码遗漏 重庆老时时彩开奖结果表 体育彩票6场半全场 亿宝彩票群 自己做木板凳卖赚钱吗 广东快乐10分 今日股票推荐黑马 17只个股有潜力 全部天津11选5走势图 快乐飞艇走势图 十大平台电子游艺赌博